2019年

从毕业到现在,一年过去了。除了长胖之外,仿佛就没有什么变化了。»

知寒 知寒 分类:随笔 标签:none

Typecho 各个服务器伪静态规则 配置

一、Apache // codes go here<IfModule mod_rewrite.c>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f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d RewriteRule ^(.*)$ /index.php/$1 [L] RewriteCond %{SERVER_PORT} !^443$ RewriteRule ^.*$ https://%{SERVER_NAME}%{REQUEST_URI} [L,R] </IfModule> 二、Nginxlocation / { index index.html index.php; if (-f $request_filename/index.html) { rewrite (.*) $1/index.html break; } if (-f $request_filename/index.php) { rewrite (.*) $1/index.php; } if (!-f $req...»

你留在北京

    谢谢你送我去了机场,在作业本的想象里,你没送我,但你送了。我们筹划离婚一年多,而结婚只想了一个礼拜。好吧,就从这一天说起。  那天北京下了大雪,很奇怪的天气,春天里下大雪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们一起生活两年多,一场大雪掉下来,感觉什么都被盖住了。作业本说得对,你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一起,又不明白为什么要分开。坐在车里,没有要去巴黎的喜悦,也没有告别北京的悲伤,平静,超级平静。也许我就是一个永远没有激情永远看起来无所谓的人吧。  雪很大,刚开始下的是泥,北京刚刚开完两会,国家换了新的领导人,人们都在谈论这些,可这跟我们有多大关系呢?  我们,这两个字,就要变成你、我了。时间把你、我变成我们,用了两年,岁月把我们变回你、我也用了两年,大概所有的一辈子要在一起都是在一起一阵子吧。  机场高速两边到处都是追尾的车,惨不忍睹的趴在路边。要分开的人们为什么都是这样迫不及待呢?我搞不懂。你还跟我开玩笑,千方百计的逗我,我就是开心不起来。你知道人生最怕的是什么吗?就是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我也在应付着你,你我好像都在找一句台词来告别。但这句合适的台词话始终没有出现。  终于到了机场,那天是...»

你去了巴黎

其实我已经不爱你了,在我们结婚两年以后。你也早就不再爱我了,在我们结婚两年以后。你明白,我了解,我们都没说出来。我睡在客厅,你睡在卧室,我们养的狗天天呆在笼子里。你忘记了我们当初为什么要结婚,我也说不清我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去年夏天,你辞去了工作,开始学法语。你说,你在北京呆腻了,要去巴黎。你说这里雾蒙蒙的天,让人绝望。你说这里拥挤的马路,让人迷茫。但这就是北京,呆在这里你天天想离开它,但当离开以后就会迫不及待想回来。我没有把你的话放在心上,可你的法语进步很快,秋天的时候你已经会唱“我的名字叫伊莲……”我们在国贸那家KTV里唱歌,那时候中国好声音正在铺天盖地,有个叫华少的主持人飞速走红。我记得那天晚上唯一一个没有唱歌的人是我们的朋友作业本。你唱了好几首,我记不得歌词,我们彼此觉得分开只是说说玩玩而已。那天晚上风很大,北京城好像在嚎啕大哭,但无人伤心。我们一起把作业本送回东四环,你坐在前排,他还开玩笑的问我:什么时候把你杀掉?我说你去巴黎之前必须把你杀掉。你笑了,我笑了,路灯突然变得好温暖。你知道我是个胖子,可你也不高,你也不漂亮,你也没有大长腿,没有大胸,你不会玩自拍不会PS自己的...»

知寒 知寒 分类:随笔 标签:none

你来过北京

  不知道是哪一年  火车把你扔在站前广场  你数着脚下东倒西歪的行李  盘算着与天安门的距离  实际上你不知道天安门只要往前走两公里  霓虹灯四处闪烁  你昂首挺胸  没有人告诉你  你孤零零的像一具尸体背着你的行李  记不清你是坐了黑车还是地铁  随后你租了一间房子  开始投递简历  到处面试  你每天起的很早  挤在地铁里  站在公交车里  你没想过死  到了公司  你见到了外国人  他们的香水熏的你死去活来  女同事的裙子很短  但没人看你一眼  你学着他们买一些你没见过的牌子  收集各种打折信息  你在周末去颐和园去故宫  还起个大早去看升旗  看的你热泪盈眶  你热血沸腾的以为  凭你的双手能在北京开出天地  很快就能在东三环买上房子  你以为北京没有办公室政治  但很快你便被收拾的一片狼藉  你以为你才华盖世  但很快你便被骂得像一个屁  你和理想说了再见  和现实成了天敌  你还做过文学梦  也写诗  当你开始写诗你并不知道那是你臣服于现实的开始  你还是起得很早  挤在地铁里  站在公交车里  你只想到了死  好在有一段恋爱救了你  一起去看电影  一起挤在地铁...»